你和我性癖相同,我们就是朋友了。


ps:闭关中。

【丸雏】盛夏和笨蛋们

  •  丸雏BG!雏性转。

  • cp中二少年丸X暴娇少女雏。

  •  没有车。

  •  梗来自于hina几次人设完全不同的女装!

  •  以及maru喜欢EVA和小圆的阿宅属性~

  •  其实只是校园里年轻人谈恋爱的故事www


————————————————————————————

正文:


虽然是夏季,但放学后的运动场上依旧充满学生的喧闹声。 


手持矿泉水的女生从身边跑过去,带起一阵凉风,丸山却只是低着头慢慢挪着步子,一双凉鞋不时踢着塑胶跑场上翻起的颗粒。


笑容,丸山最惯常使用的武器,此刻也难寻踪迹。眉毛拧在在一块,颊肉有气无力,眼神涣散无焦,这张总是用甜蜜微笑迎接他人的面容如今写满纠结。


对身边的喧嚣置若罔闻,丸山的头脑里盘桓着今天早上的一幕。 


那时床头还堆积着昨晚刚刚看完的漫画,而丸山感觉到自己在梦里成为了女主角——一想到最后心爱的人要为了终结世界的诅咒而和自己阴阳两隔,就忍不住连梦境中都弥漫着浪漫的伤感。 


然而室友一声充满朝气的大喊声,突然间就把自己最后在夕阳下独身迎击末日的悲壮想象直冲得七零八碎。


 “丸山,祝我成功吧!”


 “我下定决心了,今天一定要和信酱告白!” 


对方说这番话似乎更多也是为了给自己壮胆,根本没想到要等待室友的应答。喊完后就兴致高涨地背起书包冲了出去,传来一阵门被摔上的巨大响动声。


留下刚刚才从被窝里钻出来、尚且未完全清醒的丸山一个人,一头卷毛乱得像鸟窝,搂着抱枕坐在床上发愣。 



室友要告白的对象——村上信子,是他们班的班长。


茶色的披肩直发,清秀姣好的五官,每天端端正正的领结和熨烫得没有一丝皱纹的制服让她看起来像是教科书一样的模范优等生。据丸山所知,她在隔壁班都有不少爱慕者。


“你们班的班长长得又漂亮,性格又文静,确实是理想型没错——


——但是如果和她表白的话,十成十会被拒绝吧。” 


这几乎成为男孩子们话题中的默认设定。


“因为看起来只对读书和学习有兴趣的班长大人,绝对是那种会义正言辞拒绝早恋的类型!” 


不知道室友今天是哪根筋搭错了弦,突然就想要去挑战这不可能的任务。只能解释为思春期的躁动不安在作崇。 


丸山隆平最是反感这样的人。他一直以来都觉得周围的同龄男生在追求女生方面毫无计划性,全是毛头小子。这么宝贵的青春年华当然应该精打细算,可是笨蛋们却只会将一身热血全部供给勇气作为燃料,整天嗷嗷嗷叫嚷着就像失去控制的汽车一样只会在路上横冲直撞。


才没可能成功的。 


——他对信子根本就什么也不了解,在班里除了因为作业的交流以外一句话也没有讲过吧?


——现在已经说出来了吗?多半是被拒绝了吧。 


——说不定也有在信子面前直接吓到什么都不敢讲就直接失败的可能性?


叮铃铃的铃声响起,尖锐地切断了他不自觉就往恶意方向滑落的揣测。丸山抬头一看周围,学生们已经三三两两地往大门的方向去了。 


到了放学的时间了,但是自己还有社团活动。 


丸山所在的社团是文学社,社长正是村上信子。


本来他是很享受和众人在一起阅读时的氛围的。在他的想象中,和同学一起沉浸在文字中时,会有只存在于在静谧里的某种东西窸窸窣窣地展开须叶,温柔地联结起小小空间里的所有人。这个想象让他感到愉快,似乎因此自己就能和外面世界的那群躁动不安的同龄人划分开来。


但不知为何,现在他一想到待会就要见到信子——甚至还要和信子同处一个房间一起度过看书的时间,就变得极其抗拒去社团报道。心烦意乱可是又不知道为什么烦躁,只能对自己解释为这大概就是盛夏时分,总有几缕地面上匍匐爬行的火焰偷偷烧进了心里。


——那个信子和我都不怎么讲话了......怎么可能答应笨蛋的告白? 


在心里天人交战,但脚还是慢慢向着活动室的方向移动。丸山别扭到近乎委屈。


活动室就在一楼,走进教学楼左拐就到。不知不觉中已经已经站在门口了。 


丸山无意识地伸手敲了敲门。 


——当然,他一定不会成功的!但是如果有万分之一的几率,我是说会有那么一点点可能性,他成功的话...... 


女生的手打开了门。 


信子穿着干净的制服站在门口,稍稍仰视着丸山。半袖下的手臂细细的,呈现健康的颜色。她的眼神明亮透彻,棕发似乎很软,被逆光细碎地透过,变成有点毛茸茸的金红。


——如果成功的话......? 


“村上同学,我......” 


信子依然凝视着丸山,似乎目光纯净而不疑有他。他在这样的注视中突然丧失了语言能力。 


“我......我先告辞了!”


丸山隆平,落荒而逃。

 


学校外面是一条商店街,放学后的学生当然不会老老实实回家。


丸山此时也在街上游荡着。他想象着自己在这些要好的友人或者小情侣们之间穿行,就仿佛一个不该存在的幽灵。


采用了下下策啊。自己刚才为什么要逃跑?这个幽灵是这样地懊恼。


——理性,我一直以理性为傲。但被信子看着的那个瞬间,仿佛大脑宣布罢工、理智停止运作机能。头脑一片空白的情况下身体的本能反应就是直直冲出大门,


现在似乎是需要找一家店铺坐下来,喝着咖啡慢慢冷静,丸山茫然思索着。最好还能有本书。


大概命运对不幸的人总是比较温柔,他的眼前正好出现了一家漫画咖啡屋。从外面看客人倒是不多,仅有几个学生坐在位置上翻着漫画,戴着耳机沉浸在音乐或专心于游戏。小店在装修上很花了些心思,室内多处用绿植点缀,与浅色木质的书柜十分相称,不过放学后只是逗留一会儿的学生们并不会留意这些。


和他们不同的是,丸山极为熟悉这里。


——原来是这家店。 


虽然神情恍惚到经过了招牌好几次才终于注意到。


勉强收敛了飘忽的思绪,抬手碰了下门口的风铃,丸山拉开门走了进去。 


似乎因为看到意外的客人,老板显得颇有些惊讶。


“丸山君吗?好久不见你来了。” 


“上了高中以后真的是忙了许多,不太抽得出空来......啊,饮料的话,还是和以前一样来一杯卡布奇诺吧。” 


——谎话。


漫画这种他视之为食粮的东西怎么可能说戒掉就戒掉,不来这里完全是另有原因......而且那个原因正与今天扰乱自己思绪的始作俑者有关。


也没有看封面就随手拿了几本漫画坐下。把漫画放置在一边后,丸山将整个头部都埋在自己的双手中。


——究竟为什么要逃跑呢? 


——明明以前和信子还能说上很多话的,现在完全像是陌生人一样。是因为这点而生气吗? 



没错,丸山和信子在上高中以前就认识了,不过那个时候村上信子还叫村上村子呢。



反正现在思绪杂乱也看不进去书,丸山索性就趴在桌上回忆起了一年以前的事情。 


那时,身为同桌的自己被她欺负简直是日常,每次被一巴掌拍在头上时,他的内心都会吓得狠狠一颤。现在的信子倒是完全看不出来她改名前泼辣的样子了。


说起来,第一次看到村上村子应该是在中学二年级班级调动时。 


当时完全没想到自己能够超常发挥被分进上进班级的丸山隆平,抱着消极的情绪看着新同学一个个上台自我介绍。那个时候他留意到了黑板上一个特别普通甚至有些土气的名字。


“大家好!我是原来二班的村上村子!村上春树的村上......”


好大的嗓门。这是第一印象。 


然后印象就变成了皱巴巴的校服,烫成时下流行小卷的棕色短发,常常不齐整的留海,完全违反不露齿法则的粗鲁笑法和两颗尖得像小怪兽一样的虎牙。


这就是个乡巴佬嘛,丸山少年如此断定,并给村上村子贴上这么一个标签: 


 “找女朋友的话,绝对不会考虑的类型”。


——虽说我才不会像同龄的思春期笨蛋一样浪费时间在女生身上,这么宝贵的时间当然应该专注于读书和思考人生。


坐在窗外看着天天和男生一起在操场上疯狂奔跑的村子,丸山确认了一遍自己的想法。


——不仅土,还完全没有女生样。 


但是这位土包子村上同学却意外地受到老师们的喜欢。和外表不一致的地方在于,她不仅运动素质优秀,成绩却也是相当不错。


于是在班级推行的“一帮一”政策中,优等生村子同学就成了丸山同学的同桌。


最开始的那段时间简直就是灾难,在村子的严加看管下无论是上课写小说还是偷偷看漫画的行为都没法继续进行。她虽然不会把丸山的小动作报告给老师,但正气凌然的眼神就像刀子一样直戳人心窝。还有她毫不留情的暴力行为,一旦丸山试图在下课时间扔下作业做点什么恶作剧,就会被一记毫不留情的拍掌打在头顶。他一直无法相信,为什么这样一个个子小小的女生会有大猩猩一样的蛮力。


而且最过分的是,在教自己做题目的时候,这个暴力女一直嘴上不饶人——


“喂笨蛋丸山!这么简单的问题你都不会吗!”——怎么可能不会,我刚刚只是在思考这种填鸭式教育存在的合理性!”


 “......请教教我吧。”


但却只能乖乖地看着她,态度是十足的诚恳。


“哼哼~果然是笨蛋!”


然后一记拍掌就招呼到了头上。


神啊,我为何要被这样残暴的对待? 


“......啊,原来有这么聪明的解法!真的谢谢村子同学了。”


——但通常还要很委屈地送上一个丸山式招牌微笑。


不过,尽管很不想承认,在这样的监督之下他的成绩确实是有显著提高。但对于少年来说最不幸的事情大概是老师也很满意这一成效,因此同桌关系被保持了下去。


       

现在的丸山隆平回忆到这一段时光,都不自觉地微笑了起来。好像刚才那种乱七八糟的情绪稍微平复了点。 


这时咖啡也到了。丸山端起杯子来,任由雾气带动着思绪继续翻腾。


之后大概是中学三年级临近升学考时。不知道因为什么那段时间村子的成绩出现了些不稳。就丸山有印象的,她被老师叫到办公室去训话的事件都发生了好几次。 


“村上同学还好吗?” 


——姑且问问吧?虽说是个小怪兽,但也帮了我不少嘛。 


村子哭得红红的下垂眼看向丸山。


“才不关笨蛋你的事情呢!快去写今天的英语作业!”


呜哇,好心没好报哦。


这人还是一副的凶狠样,瞪着他的时候小虎牙好像都长了几分。丸山看着带着哭泣痕迹的女生,竟然升起了一些微妙的捉弄之意。 


“好的好的,我现在就去写。听你的话,不问了就是。” 


结果居然又是狠狠收了一记眼刀。 


无论如何,村子后来一天都表现得很安静,丸山也乐得清闲。他一天都沉浸在终于摆脱村子的高兴情绪中,居然趁着这股劲在校就解决掉了家庭作业。放学后,丸山毫不犹豫地就选择了犒劳自己去常来的漫画咖啡屋放松一下。


也就是这家店了。 


抿了一口咖啡,丸山隆平无意识地把放在一边的漫画拿了一本过来。 


——是《新世纪福音战士》啊...... 


这是,因为觉得男主角和自己实在有许多相似而看了许多遍,在丸山心中有很高地位的漫画。


而且,它还有牵扯到接下来的回忆。


“村子......?” 


正是那天放学后在这家店外,透过玻璃,丸山看到了一个完全出乎他意料之外的人——蓬松的棕色短发靠在窗边,眉头有些似乎因为情节紧张而下意识微微皱起,确实是村子。而这位优等生所看的漫画,很意外地,也是《新世纪福音战士》。 


是那段时间丸山带到学校里去的漫画。 


虽然一直被村子以笨蛋来称呼,但丸山可从来不觉得自己是笨蛋。村子不可能莫名其妙地就看起了她原来不感兴趣的东西。几乎就在那刻,他灵感上涌,仿佛彻底明白了村子这段时间成绩下滑的原因。


那一瞬间确实开心的。不知道是因为发现了这个装好学生的超积极星某个天大的秘密,还是因为想象着和突然变成同好的优等生交流漫画内容的其乐融融的场面。丸山仿佛听到有什么一直在心里装着的令人不太舒服的硬东西“剥”地一下裂开的声音。


这大概代表着,自己以后的日子可以舒服很多了...?


他第二天在学校很难得地主动与村子搭话,却是一声早安过后直取对方要害:


“原来村子也会看漫画的!”


“我都不知道!” 


对方似乎被吓到了。但丸山少年看到她这幅样子,却满心是抓到好学生小辫子的喜悦。想到村子过往对自己所做的“暴行”,他下定决心要村子承认事实:


“而且还是和我看一样的《新世纪福音战士》!”


“你、你在说什么呀....?”


“我昨天在那家店看到了哦~”丸山式招牌笑容又被用上了,但这次可能不怎么友好。 


“喜欢哪个角色呢?我可是最喜欢绫波丽了。丽酱简直是我理想的女性形象!”


“村子怎么认为呢?” 


对面的女生当时眼圈就红了。她突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紧接着冲出了教室。丸山少年并不能够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但不妨碍他心里充满了终于成功击败小怪兽的胜利感。


可是他不懂,不代表现在这个看到信子后转身就跑的丸山隆平不懂啊。

 


......那个时候的村子,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大概是喜欢着自己的吧。


——所以才会偷偷地看自己看的漫画。 


自己确实有着可以说是相当不错的外表,加上一副讨人喜欢的笑容,说着些从漫画里学来的梦幻话语,而时常陷入精神世界的忧郁感又让他与周遭的愣头青有着截然不同的气质。


这对周围的女生确实很有吸引力。虽然他其实兴趣缺缺,只是觉得这么做的自己很酷罢了。


没想过的是,村子也会被这种温柔所迷惑。


后来村子主动要求与老师调换位置。丸山从一开始还有着终于自由了的解放感,但几周后、甚至只是几天后,就已经开始想念起了那个总是龇牙咧嘴对着自己的小怪兽。可是直到整个中学生涯的结束,他们都没有再说过几次话。



其实丸山隆平或许早已意识到,但他到现在也只能对着手中的苦涩的咖啡来坦白——“村上村子是特殊的”这一点,才是一年前他绝不会承认的事实。


那时她在自己面前展现的是完全的真实,与毫不掩饰的生机勃勃。

       

也许正是贪恋这种纯粹的活力,他才会一边抱怨着,但实际也享受着那段同桌生活。 

       

而现在村上村子改名叫村上信子,改变却不仅仅是有点土气的名字。她留长拉直了头发,上着淡雅的妆容,穿着精心打理的校服,还是文学社的社长,她清秀文静温柔。这次不仅仅是老师喜欢她,所有人都喜欢她。

       

自己还是原样,但村子好像已经消失在信子身体的某个角落里了。 

       

她还即将可能成为某个人的女朋友。这个人是谁?也许会是今天那个笨蛋,也许会是别的人,但反正绝对不会是自己。

       

——最终绫波丽获得了胜利,但自己却开始怀念起明日香。 

       

——村子这次大概真的要不见了......

 

     

“……丸山!”

       

门被一阵大力直接推开,风铃因突如其来的混乱叮叮当当作响。他瞬间从不知何处起的恐惧中被拉回到了现实。丸山抬头看向咖啡屋的入口处。

       

门外是落日余晖。

       

一个身影,把铺满世界的红色和热浪甩在身后,跌跌撞撞闯了进来。

       

店里无论老板还是客人,都以惊讶的表情望了过去。少女长发乱糟糟地搭在肩上,留海也被汗沾湿,一向整洁的校服上满是褶皱,领结也歪歪斜斜地被甩到一边。她显得十分狼狈,一手扶着门框一手扶腿,大口大口呼吸着,似乎刚刚飞奔过来。

      

“你这家伙干什么话不说完就跑——!”

       

嗓门也太大了!不过却带来一种令人熟悉的安心感......丸山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

       

他郑重地将手上的咖啡放在桌子上,起身缓缓走向少女。

      

“信酱。”


展现乖巧甜美的笑容,就像他千百次做的那样。

       

从前的眼神是什么样子的......是这样诚恳的吗?是这样温柔的吗?丸山注视着面前正大口喘气着,将两颗可爱虎牙完全暴露的村上信子,想要将她的样子牢牢刻在瞳孔内。

     

“虽然并不是很合适的时间地点,但我对信酱有句早就想说的话......”

      

——可是,真的要说吗? 

      

——说了就和早上那个笨蛋毫无区别了! 

      

——等等,这太突然了,简直毫无计划性.。我可是丸山隆平啊! 要不还是……

      

“请,和我交往吧!”

       

丸山觉得这一刻整个世界的时间大概是静止了,因为他第一次清楚地听见了自己血管内血液涌动的声音。

       

带着赴死一般的悲壮表情闭上了眼睛,匆忙告白的少年已经做好了被少女直接拒绝的准备。

       

——而他原本以为这种酷刑只会降临在某些有勇无谋的幼稚同龄人身上。

       

就在丸山胡思乱想到差点又要夺路而逃的时候,他感觉到自己的头上,似乎被什么书籍一样的东西给轻轻拍打了一下。 

     

“......丸山隆平,”

       

睁开眼睛,面前的少女掂着脚尖,捏着书页,面色微赧。 

     

“你果然是笨蛋没错。”

 

       

虽然时值盛夏,但一个两个却尽是些恋爱中的笨蛋。



————————————————————————————

送上一发丸雏小甜饼~~

接下来可能没空更新了,松原魅魔paro的那篇我先在坑里放着,有空一定会填上!(土下座




评论(15)
热度(68)
© 伏特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