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和我性癖相同,我们就是朋友了。


ps:闭关中。

雏酱flashback

随便写点片段,复健一下。
没什么实际内容啦,也不成一个完整的故事。
不是车。


原梗来自漫画《大蜘蛛酱flashback》。

一句话梗概段落背景设定:被丸丸施了魔法的亮亮,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变得能够看到遇到车祸而成了植物人的老爹(和老妈谈情说爱)的记忆。

所以会有些辣眼睛的伦理擦边球!!!!!慎点!

———————————————————————




“——去吧。”


背后被什么人推了一把。


这一瞬间,仿佛有狂风呼啸着挤入他的眼眶。风暴在大脑中横冲直撞,唯有听觉无比清晰。接纳着万物破碎又重组的交响,他连续的思维被拆成碎片,散落在周围的一切里。

一切都在混沌中共振。起初杂乱,而后渐渐地诞生出可辨识的声音。愈加纯净,愈加清晰,一声声像是从远方来,从高处来。是了,这分明是他每日都会听到的声音,那放学时刻的校园中悠长的钟声。



他睁开眼,发现风暴不知何时已经消失,而自己正站在一间教室中。走廊上脚步和叫喊熙熙攘攘,这一墙之隔的空间里却只有黄昏静谧地呼吸。他尝试抬起手,却惊愕地发现自己笼罩在金色光芒下的皮肤,白得几乎要化在空气中。


这是什么?


窗玻璃处的倒影无言地他对视。在那里站立着一个年龄相仿的少年,穿着和他相差无几的校服。但除此之外的每一处,他都并不熟悉——却也毫不陌生。

——比流火更热烈的金色的发,比冷月更薄情的黑色的眼。

这不是他,但他认识这张面容。尽管与记忆中的样子相比,要更加纤瘦,更加锋锐……更加年轻。


这是他的父亲的样子。


若说他所熟悉的那个形象,是积了灰尘的沉默乌木;那么这个在玻璃反射中显现的形象,则是一枚正在发烫的铜钉。

随后,在这错乱胜过于最荒谬梦境的现实中,第一个人出现了。伴随着教室门被推开的声音。


那是一位清秀的少年。



呼吸陡然急促起来。因为他听到他、或是他的躯体,开口发出呼唤:


“ヒナ,你来了。”



此刻,他才意识到自己方才张开的唇瓣之下曾经压抑过何等浩瀚的感情。


ヒナ。hina。


这两个音节,它们本是无意义的颤动,因为人的赋予而成为一个名字——这个名字的含义他再清楚不过。

这是他父亲对母亲独特的昵称。

这是上个月父亲因车祸成为植物人后,再也没有人会喊起的昵称。

“ヒナ”这个简单的发音,就仿佛从未出现过一样。



现在,他的意识回到了国中时期父亲的身上,面对着不久之后会成为他母亲的人,重新说出了这个已经死去的名字。


他跌入恍惚。他听到钥匙缓缓转动的声音,窥见这段梦境的更深层——在那扇逐渐打开的门扇背后,那里绵延着大段大段他曾经缺席的时间。



“……我看到了,课本上写给我的留言……好巧啊,我也有话对ヨコ说。我对你——”



——这是父亲的,记忆。



在这种认知下,他开始战栗,在呼唤他名字的声音中开始战栗,在面前少年纯澈如金的视线下开始战栗。说不清是他的反应,还是这个身体原主人的反应。


“这种事情上也要和我一争高下吗?……'ヒナ'ちゃん?”


他听到“自己”无奈却暗藏喜悦的声音。


他感知到“自己”抓住了年幼母亲的手臂。


从未想过触碰竟比子弹更能主宰生命。这一刻他控制心跳的阀门,像跨越城门偷偷潜入特洛伊城的木马一般,在父亲的胸膛中悄然瓦解。




———————————————————————

亮酱怎么出生的你们就当ABO叭!
请不要在意!【没可能不在意啦——!






评论(7)
热度(24)
© 伏特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