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和我性癖相同,我们就是朋友了。


ps:闭关中。

【松原.BG】叛变革命的人又多了一个

叛变革命=脱团

送给 @羁绊屋 太太的松原. 校园BG,昴X村子。甜文。

不好意思拖了这么久才发出来。

与脑洞相比,改了一(很)些(多)情节。写出来和想象的差很多......感觉并没有太太画得甜orz

すみませんでした~~~~

而且私自用了有点奇怪的叙述方式XD


没有文笔。


【说明】

  • 没有车。

  • 松原. 校园BG 。高中生谈恋爱的故事。

  • 轻音社主唱昴X 部门经理村子。

  • 鬼才看得出来经理有什么作用啦!

  • 很老很老的桥段出没!



————————————————

以下正文:




“......时间差不多了,那我们就结账?“

 

“啊呀,不知不觉一个下午就过去了呢。”

 

“我们还能像现在这样小聚一下也挺难得的。高中毕业以后就没再见了吧?那时虽然不在同一所学校,可好歹周末还能约出来逛逛街,毕业以后就只在线上有联系了。”

 

“是啊,安子回国的这段时间还可以再多聚聚......接下来你们两什么打算?”

 

“往后几天安子要和我一起去看演唱会哦。”

 

“演唱会?”

 

“是仓子的主意啦,说有个乐队是她最近心头好,上升势头很猛的,正好来这里开巡演。里面有个鼓手叫什么……帅到可以进杰尼斯的那种,是仓子的偶像来着?仓子为了他还在努力学习打鼓呢。”

 

“等等……?!最近这里开live的……难道是‘果酱贵族’?”



“欸!!!为什么会知道?!”



“……也不至于反应这么大吧?音乐资讯我还是有在关注……”



“果然村子你也觉得忠少爷超——帅的对不对!”



“他作为鼓手确实是很有实力啦,现场感也相当优秀。不过,说到这只乐队,果然还是主唱……”

 

“啊这么说起来!我好像想起村子你高中的时候有在乐队里待过?”

 

“……是有个乐队。不过安子你记错了,我就只是个经理而已啦。”

 

“这也很酷啊!”

 

“不如趁这个机会讲一下吧?讲一下你原来乐队的事!”

 

“不是要结账吗,还讲啊?很无聊的,没啥好讲的啦!”

 

“安子想听~!”

 

“不想说!”

 

“我老爸恰好认识这家店的老板,酒水饮料可以打折耶。”

 

“……打多少折?”

 

“村子你愿意讲的话就是六折优惠哦!”

 

“六折……让我想想……你们都想听些什么呢?”

 

“不愧是村子呢。”

 

“是村子呢w”

 

“你们俩真烦人!不讲了!”


“别别别!六折啊!”

 

“哈哈哈哈……不如先讲一下你们是怎么成立的好了?”

 

“从这里开始吗,也不是不行……啊仓子麻烦你帮我把酒拿过来一下。”


“乐队的成立非常简单。这关乎一个我很早以前就认识了的人,这人就是后来乐队的主唱。嗯,我就叫他‘主唱’好了……”

 

 

————————————

 


九月 ,校园沐浴在一片暖光里。这正是新生进入高中的季节。

 

晴空之下,教学楼顶层的天台,一块格子纹红毯铺展开来。少女和少年相对而坐,微风吹动着衣袖。印刷品堆放在上面,食用完便当的塑料盒用来压住翘起的边缘。

 

看着把面前的招新宣传单,少女——村上村子,颇有些烦恼地鼓起了脸颊。她蹂躏着自己的茶色短发,询问对面的少年:

 

“subaru,你有什么打算?”

 

黑发的少年名叫涉谷昴,和村子从小学开始便互相认识。初中没在一块,却因为涉谷家搬家反倒更近。现在连高中都报考了同一所,虽说是偶然,但看上去就像约好了一样。

 

“一定要选一个参加吗?”少年无奈地回应。

 

他在阳光下眯起眼睛,像只下一秒就要软软塌下去的猫咪。

 

“你看看这些社团,这都是什么……足球俱乐部......才不要,运动讨厌;数独协会,不要不要,还有这个,这个.....特摄爱好者family?我对穿着皮套格斗的男人才没兴趣!“

 

“你看这张呢?电影社,‘让你定格自己的瑰丽青春’.....”

 

“拍电影我可没什么兴趣,看电影的话......倒是还行,不过我只想那种看两三个人就能演完的低成本动作片......哇!虎牙猩猩你打我干嘛!”

 

少女她收回刚刚敲在少年头部的手,遮着嘴角“咳咳”两声:

 

“你在说什么傻话......哪可能让你看那种电影啦?还有,说了多少次了别这么叫我!话说你就没什么想尝试一下的活动吗?”

 

“那你呢?”涉谷反问她。

 

“我的话......”村子愣了一下,然后说出了早已想好的答案,“我想试着报名学生会,做管理之类的工作。”

 

“管理....?”

 

“人力资源管理,或者外交公关一类的事务,学生会不是有相应的工作吗?我倒是对这方面有点兴趣。”

 

“什么嘛,你真无聊,”涉谷刚刚一直在动来动去,终于还是难以忍受长时间盘腿坐带来的酸麻感,干脆就伸直两条腿来,“不过我也想不到什么想去的社团了,就跟你一块怎么样?”

 

“你……做这方面,没问题吗?我想先去面试看看,能不能进还不确定……”

 

“麻烦死了,反正你选什么我也选什么就好。”

 

“你当这是在快餐店买早餐吗!”

 

本来也不大的空间被涉谷这么一伸脚,再坐就显得尴尬了。村子干脆起了身,她踱步到另一侧,站在涉谷的背后。

 

“subaru你好好想想自己有啥想做的事没......兴趣.......兴趣……啊对了,你不是喜欢唱歌吗?”

 

“我只要唱给自己听行了。”涉谷直接仰起头。他黑色的眼睛里倒映着少女白净的水手服和深蓝的裙摆。

 

“最多加一个人。……如果你想听的话。”

 

村子低下头,从上往下与涉谷四目相对,阳光透过棕发的间隙,浅得透亮。

 

“我想听呀,”她说,“但是subaru的歌声真的很厉害,所以我也希望更多人能听到。我想......把你推销出去。不知道subaru愿不愿意呢~?”

 

涉谷看着她,少女酒窝边似乎有尖尖的小虎牙冒了出来,多少是带着点狡黠的笑意,但她望向自己的眼里却没有丝毫调侃。

 

涉谷深吸了一口气:

 

“你的意思是?”

 

“组建一个乐队。你当主唱。”

 

“人员?”

 

“我们一起找。”

 

“以什么名义?”

 

“我看了学生会的说明,满足六人就可以成立新社团。怎么样?”

 

涉谷撑住自己的后脑勺,整个儿平躺在地面上,随后侧了个身,用手臂挡住了自己的脸。少女听到下方有闷闷的声音传来。

 

“那你也别去那什么学生会了。”

 

“嗯……?”

 

“hina加入的话,我就愿意。”

 

 

————————————

 

 

“......我们就开始到处询问,召集人手,最后还真的问到了几个也没想好入什么社团同时又能摸一两下乐器的闲散人士。恩.....社团就这样成立了,相当无趣吧?虽说报上去的名字是轻音乐社,但是看着我们招来的人——吉他,吉他,贝斯,架子鼓!结果大家就打着轻音社的招牌玩起了摇滚。”

 

“......那个,村子......”

 

“村子你这个叛徒你怎么都没有告诉过我们你有这样一个竹马呢?!我就问一句,人帅吗,有照片吗?”

 

“嚷嚷啥呢,我先发条LINE出去。啊,好了。你刚刚问啥?涉.....他啊,勉勉强强,还算帅吧!不过那人有时候实在太讨厌了!”

 

“村~子~啊~我问你,这个“主唱”是不是对你有意思……”

 

“无图无真相啊!你心中的帅哥我可不敢轻易苟同。求看照片!”

 

“我说你们怎么回事,不是听乐队的事儿吗,怎么都关心起他来了?再问他的事我就不讲了!”

 

“......猫腻 ,肯定有猫腻! ”

 

“大姐您请继续说,不过......嘻嘻,讲完以后请务必让我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帅哥!”

 

“我讲到哪了......建立乐队是吧。安子,麻烦再帮我把酒拿过来,我要续上。唉,刚成立的时候大家在一起排练了不少曲子,那段时间确实还挺愉快的。不过,你们是不知道后来我有多么心累……”

 

 

————————————

 

 

村子推开了门扇。

 

大仓前倾着身子瘫在鼓架上,盯着眼前的屏幕,手机人造的光亮分外刺眼。安田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坐在音箱上有一下没一下地用拨片捋着吉他。

 

“……怎么就你们两个?”她皱了下眉,随手按开了墙上的开关。

 

灯管叫了两嗓,然后才不情不愿地亮起。这是一间很小的屋子。一把架子鼓占据了三分之一,横七竖八的吉他和音箱穿插在电缆里,勉强留出个落脚的空间。

 

听到脚步声,两人同时抬头看向门口。

 

“村子姐村子姐你终于来了!subaru他蒸发了!”这是安田。

 

大仓向村子解释:“yasu的意思是......我们又找不到subaru了。ryo和maru也帮忙出去在找,但是现在还没有找到。”

 

“给他的手机打电话,也一直是关机。”安田适时补充。他的脸上带着显著的担忧。

 

这时背后传来了咚咚咚的脚步声,村子闻声挪了几步,门口径直冲进来个风风火火的人影。在离他不远的地方还杵着一个,扶着墙气喘吁吁的。

 

“.....跑不动了,”丸山连门都不想进,捂着胸口直接在走廊就地坐下,“小村子......我们找遍了教学楼的天台,都,都没看到小涉。”

 

锦户一张俊脸上也浮现出迷茫的神色,他摊开双手无奈说道:“maru和我还去找了他前几次躲过的地方。钟楼没有,女生宿舍的顶层没有,艺术楼的屋顶花园,体育场的露台,通通都没找到。”

 

“村子姐 ,还有一个问题......现在外面天色很不好。”

 

听到锦户的话,在屋内的安田随手提起了窗帘的一角。

 

教学楼的顶端层层堆着厚实黑云,呼啸过窗户的风猛烈撞击在玻璃上,发出晃动声响。

 

“像是要下大雨了。这种天气......小涉到底去了哪里?”

 

“如果找不到subaru的话,我们......”

 

“我去找他。”

 

少女的声音响起。

 

她坚定而明亮的目光一个一个扫过成员。流露出不安和焦躁的面容在这样的注视中多少得到了一些抚慰,慢慢地平静了下来。

 

“相信我,我能找到的。”

 

 

————————————

 


“......那家伙喜欢高处,常常不打招呼就一个人跑到露台之类的地方去。因为太了解他了我才敢这么说! .......不过,你们敢相信吗,这可是元旦晚会,到时候其他分校的学生也要来,是很重要的场合!只剩半个月了,连曲目都还没定,主唱居然给我玩失踪!”

 

“以前小打小闹的,他有时候翘班大家一起把他抓回来还可以一笑了之,但是这次不同!别的节目组都已经在准备审核了!这人......完全不知道我们有多急!”

 

“村子你冷静点.....这都过去这么久了.....”

 

“再拿酒来!”

 

“呜哇,你还要喝吗?要不还是先讲完再喝.....”

 

“再让我喝一杯。你们难道不想知道后来我在哪里找到他的吗?”

 

“.......想。”

 

“这厢就给您满上。”

 

“...…这还差不多!继续说回乐队。我也是实在没想到那家伙……”

 


————————————

 

 

学校的地势两边高中间低,两侧都有山丘,据说是为了汇聚水流。平日里若是天气晴好,爬山的学生也不少见。只不过现在这架势,向山顶延伸的台阶上理应不见人影。

 

少女却一步一步正往上行走。

 

两侧森林边沿的树木大力摇晃着枝条沙沙作响,小雨点打在脸上。少女咬着牙,顶风撑起了伞。

 

这是一把深紫色的伞,银色的伞柄上挂着一个小木牌,在风中落下又扬起。木牌上面画着勉强能称为猫的什么生物,角落里还有一列签名。“渋谷すばる几个字歪歪扭扭,虽然写得潇洒,却谈不上什么美感。

 

这就是涉谷昴同学以命令语气要求自己一定要带在身边的“护身符”。结果究竟是谁在护佑谁呀?村子忍不住在心里哀叹,这家伙真是个冤家。

 

她两步并作一步地爬上台阶。天气却像是偏偏要和她作对似的,风势骤然变大。疾驰的空气猛撞在薄薄的伞面上,村子一个没拿稳,竟一下子让轻钢制的伞柄从手上脱了出去。

 

小木牌在风中翻飞着。

 

……糟糕了! 少女撒开步子就开始跑。她气喘吁吁,裙裾飞扬,棕发像散开的海草一样覆了满脸,满心只有被气流卷着往上的伞。

 

快点,再快点,她伸出手去——

 

伞落入手中。

 

宽大,白净,指节分明。这并非村子的手。

 

“subaru?!”

 

“哟。”

 

他拎着伞的一角,晃晃悠悠就走了过来。湿漉漉的刘海下是一副淡然的脸,好像毫不意外她能找到这里一样。

 

雨下得不大,但冰凉的液体绵绵密密,打在鼻尖,手腕,顺着衬衣滑进了皮肤里。这滋味并不好受。少女没有去擦脸上的水,她看着连惊讶都奉歉的黑发少年,恼怒的情绪突然就在心里滋生。

 

“为什么不去排练?”

 

“……”

 

他停在离村子还有几步的地方。

 

“好不容易才争取到的机会,还有十天就要审核了,你是希望大家的努力白费吗?”

 

“......那个,养的乌龟在绝食。”

 

“这个理由上次用过了。”

 

“那......电脑里的珍藏不小心被妈妈看到......”

 

“跟你说了多少次不要往电脑里藏这种东西。不对,别拿妙子阿姨当挡箭牌,这是你第二次翘班用的借口吧?。”

 

“好吧,其实这次是数学作业被邻居家的猫吃了......”

 

村子叹了口气,淋着雨进行这种对话真无意义。她冲上前抓起涉谷的手,把他往回的方向拽。涉谷也没有抵抗,任由少女牵着自己。

 

夺过他手里的东西,手指滑向开关,村子“啪”地一声打开了伞。她举起了手,伞面不算很大,堪堪容得下两个人。涉谷向前挪了几步和村子并排站着,但仍有半边肩膀在外。

 

“......等一下回去训练吧?”

 

“嗯。”

 

她抬眼看向涉谷,透过伞的空隙,正好看到少年线条利落的侧脸,和抿起来薄得有些锋利的唇。校服外套绑在腰间,黑发下的耳钉透亮得反光。村子的手搭在他的细细的胳膊上,他的手腕有些冰凉。涉谷往伞中间挤了挤,两人贴得更近了些。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

 

“你......”

 

“subaru你......”

 

打破这气氛的是两人叠合的声音。

 

“......你先讲吧。”似乎因为下雨的原因,涉谷的声音听起来比往常低沉柔和。

 

雨势变大了。石阶,森林,前方的路,原本熟悉的一切在雾气里升腾不真实感。

 

她低声道:

 

“subaru.......你......还愿意继续在乐队活动吗?”

 

还是问出来了......不过,我真的需要一个答案,少女想着,哪怕......

 

“当然。”

 

少年却连一秒都没有迟疑。

 

心脏停了一秒,然后又狠狠跳动起来。她几乎忘记了身边的少年正是让她让人操心不已的源头,设想中的答复一下子被涌出的喜悦冲走,消失在思维中。就连声音都轻快了几分:

 

“那,没有什么特殊原因的话......我们回去之后先和大家说声对不起。你先去和yasu他们商量一下曲目。小亮吉他的音箱好像发不出声了,我等下先去去联系电工,啊,maru还说想我帮他看一下历史卷子。总之我们争取今明两天内就把曲子......"

 

“虎牙猩猩。”涉谷突然打断了她。

 

“......什么?”

 

“告诉你一件事。”

 

“......说。”

 

涉谷偏着头看向她。为了腾出避雨的空间,村子和他贴得极近,但又没有想挽上他手臂的意思,只是紧紧抓住他贴身衬衫的袖口。她的身高比涉谷稍矮上一些,微微仰着头,追随着他向上的视线纯粹又明亮。


涉谷像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一个字一个字地缓缓从口中吐出:

 

“hina,其实我......”

 

四面八方都是水坠落的声音。

 

“什么?你说大点声!”

 

“我一直对你......”

 

轰隆——!

 

金黄的雷震碎了雨。

 

村子拽着涉谷衣服的手一下子猛地用力,几乎要把他的袖子给扯下来。

 

“——呜!......我,我们还是快点走回去吧,有什么话就先回去再说......subaru你这什么表情?”

 

涉谷仿佛突然石化,几秒后才回复成之前的样子。他长叹了口气,然后开口:

 

“......我想说,你校服全湿了。”

 

“嗯?”

 

没有为她解释,他解下自己腰间的外套,麻利地披在了村子身上。几秒钟后反应过来才明白了他的意思,村子立刻有些难为情地侧过头去。

 

“啊,谢谢......”

 

“白痴虎牙猩猩。”

 

涉谷恨铁不成钢地咬牙道。

 

“真的不好意思......比起这个,咦……?subaru你是不是脸红......”

 

“闭嘴!”

 

村子有些心虚地瞥了他一样。自己果然没有看错,他分明是从后颈红到了耳根啊,这大雨天的,主唱可千万别感冒了呀......

 

 

 

——————————————————

 

 

 

“村子……我有句话不知该不该讲......”

 

“kurara你居然还想说话,真了不起。我......已经没眼看了。”

 

“这个槽我一定要吐,村子你不会完全......”

 

“……我跟你们说……”

 

“你完全没感觉吗!亏你们还是青梅竹马呢!”

 

“......等等,这家伙听不到我们说话啊!“

 

“村子怎么了?!”

 

“啊,好像是喝多了……”

 

“……你们在叽叽咕咕什么!都给我闭嘴!”

 

“妈的,谁给她灌的酒......”

 

“好像是她自己不停地在喝……”

 

“………嘿嘿嘿,他,他后来做了一件你们绝对想不到的事……”



 

——————————————————

 


“——刚才的独奏大家听得还不过瘾吧?最后要登场的节目,将带领大家来到听觉盛宴的高潮!由请,来自校园轻音乐社的演出!”

 

村子有些紧张地坐在第一排的位置。

 

虽然从那以后涉谷再也没有翘掉一次训练。最后短短的半个月内,大家紧张地加以排练,总算把压箱底的曲目练习到自认为没有问题的程度。但是毕竟是第一次出席这种场合,作为经纪人,村子难免有些担心。

 

几个戴着袖章的学生搬着乐器来到了台上。架子鼓最先被推出来,然后是音箱。跟在工作人员后面,轻音社的成员也踏上了舞台。

 

一定要成功......

 

村子默默祈祷着。

 

乐器插上电了。安田拨了两下弦,合成后带着爆裂感的声音从舞台两侧的扩音器中传出。锦户也在一边调试着,更为清亮,更有弹性的和弦从他的指尖流泻。接着就位的是鼓手和贝斯。

 

黑发主唱最后一个进入舞台。他今天画了眼线,两侧别着耳钉。烟熏妆和淡漠的气质,颇有哥特风范。这种异装引来台下小声的议论。

 

村子几乎要咬到自己的舌头。

 

为什么会答应这家伙挑自己喜欢的装扮这样子的要求啊!如果是自己来为他挑的话,肯定让他们全部穿校服就上场。村子在这边懊悔着,舞台上的演出却已经开始了。

 

“one,two,one two three!”

 

作为引子的鼓点一下子就点燃了会场的气氛。

 

电吉他首先响起,然后加入了第二把吉他,接着切入架子鼓,贝斯低声的震颤在其中潜伏。乐器的声音依次登场后碰撞,像调制鸡尾酒的时候各色原料相互混合,最后成为振奋人心的带有十足摇滚感的前奏。

 

那么接下来,滴入最烈的一道吧。

 

涉谷张开了嘴。他震动着声带,音乐由此诞生。

 

不知是否因为场合。虽然在排练的时候已经听过许多遍,但当他们这次演奏的时候,从未有过的激情开始在村子体内激荡。

 

她看到世界在面前展开。远方的风,远方的草原,万川奔流入海原,雪山上升起昼夜。和狮子一起旅行的少年走到了没有人去过的角落,那里能听到星屑转动的浪潮声。他手指宇宙,恒星在他们的头顶发着光,

 

在歌唱中,他们向着璀璨星辰起航。

 

这将是一场波澜壮阔的冒险。

 

涉谷......果然是被音乐所爱着的人。村子怔怔地想。

 

他的嗓音其实不是容易让人一见钟情的类型。没有玫瑰花般馥郁绵延的甜美,也并非冰与玻璃碰撞产生的空灵。他在旋律处颤行游走时就像风擦过荒原野草,他爬到高亢处的时候,黑暗裂开迸发原始的光芒,强烈得刺目。

 

他的声音是一把有黏性的刀,从比胸腔更深的地方撕扯出震动。

 

“......界限什么的,去打破吧......晃动着金色的鬃毛呐喊着......”

 

一种近乎燃烧自己的方式。

 

焰火上升,然后碎裂,夜在它的背后。泛滥的灯光和失控的高呼簇拥着涉谷。前额的黑发被尽数沾湿,汗水不断淌下,每一滴中都满溢着生命力。

 

与她相识已久的涉谷,给她取奇怪外号的涉谷,一副对什么事都兴趣缺缺样子的涉谷,送给自己“护身符”时不知为何非要用命令语气的涉谷,排练时常常会躲到高处去的涉谷,雨中的涉谷,给她披上外套的涉谷,在她身边轻轻唱着歌的涉谷。

 

明明每处眉眼都熟悉。

 

明明每次声音的回转都毫不陌生。

 

闪烁的灯汇聚成一片光,辉倒映在他的眼里。掌声中,欢呼中,所有的影子融化在一起成为面前这个无比耀眼的涉谷。

 

她有些目眩地注视着台上微微喘息着的少年,就像第一次看到日出,或者看到美之本身。在涌出的感动之中,她的心脏非常用力地,一声一声地跳动着,把一些细微,碎小,她未曾留意过的情感从记忆里抽离,汇聚到奔流的血液中去——

 

——成为一种陌生的,忽然之间猛烈灼烧自己的渴望。

 

某段记忆鲜活了起来。那天被淹没在雷声中他未完的话,究竟是......

 

“......非常感谢大家听我们的演出。”

 

将村子带回现实的是麦克风的声音。台上,涉谷正在做结束发言。

 

“想说的话,都已经在音乐中传达给大家了。但我还有有一件重要的事,一定要在这个场合讲出来。在此十分不好意思的,希望大家能再多给我三分钟。 ”

 

她看向少年的方向。

 

“真的,非常谢谢大家!......我首先要代表乐队感谢我们的经纪人,为我们付出了许多,让我们能够站上舞台的人 ——”

 

少年也正直视着少女的双眼。

 

“——村上村子小姐。”

 

灯光打在了村子的身上。

 

“第二句是,我,涉谷昴,想对从很久以前开始,就在我身边的村上村子说的话。”

 

该说是预感。

 

“没有你的话,也就没有现在的我。喂hina,你是不是跟他们说很了解我?这句话你肯定想不到......” 

 

还是默契——

 

 

“——我,喜欢你。”

 

 

怎么可能想不到呢。

 


——————————————————————————————————

 

 

咖啡厅的入口处传来风铃的声音,门被推开了,一个男人走了进来。皮鞋的声音落在地面上,一点点靠近角落的一个三人座。

 

“hina是在这里么......啊,找到了。”

 

“哇!你是谁呀!”

 

“......suba......你来了......”

 

“啧,大白天的怎么喝这么多酒。你不怕被别人拐跑了?”

 

“......这不是有你嘛~”

 

仓子和安子,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带墨镜,扎着几股小辫的男人,背着喝得晕晕乎乎的好友站了起来。村子整个人都趴在他的背上,闭着眼睛发出满足的傻笑。

 

“......这家伙给你们添麻烦了。我是他男朋友,她的那份我帮她付了。多少钱?”

 

“我,我算算,打六折之后是六百五十日元......没错吧仓子?”

 

“不......”

 

“恩?仓子你怎么了 ?”

 

“不不不不!不用给了!请,请给我签名!签名就好!”

 

“......你是我们乐队的歌迷?谢谢!这可真是巧遇!不过该给的还是要给,不然hina醒过来又要说教我了...... ”

 

男人就这么背着村子走出了店门。

 

看着桌上留下来的现金,仓子和安子面面相觑。

 

“......刚才那个人?”

 

“......”

 

“说你是他们的歌迷啊,不会是你喜欢的那个乐队里面的......”

 

“我靠村上村子!我靠!!!”

 

“仓,仓子,你冷静点......”

 

“你知道她男朋友是谁吗?“果酱贵族”的主唱涉谷昴,昴神啊!怪不得她刚才藏着掖着就是不给我们看照片,连名字都不肯说!”

 

“......好厉害。”

 

“她从来,从来都没提过!我要和她绝交!!! ”

 

“往好处想,我们可能是最先知道他们恋爱经历的人,这可是独家大八卦呀......”

 

“这意味着......村子她,一开始就认识忠少爷啊!一开始!!!”

 

“......没关系啦,以后再找她要不就行了吗?”

 

“......她都没有想过要给我忠少爷的联系方式,连签名都要不到......”

 

“来日方长,来日方长,说不定以后还有机会和你的忠少爷一起打鼓呢......”

 

“呜呜呜呜呜呜...... 果然还是安子你最好了......”

 

 

什么乐队的经历,根本就是村子的秀恩爱记录嘛......等一下,是不是这样一来演唱会就可以坐最前排了?我们可是关系者啊,大大的关系者!

 

无视了仓子在自己肩上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蹭来蹭去,安子冷静想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END❤

 


 就很虚


评论(21)
热度(91)
© 伏特蝉 | Powered by LOFTER